媒體報導

《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揭示「震耳欲聾」的沉默 2015-10-25

作者:司馬泰

【大紀元2015年10月25日訊】《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一書是由來自歐美亞共19位專家,從媒體、政治、社會、經濟、醫學、法學、文化等各個方面,以親身經歷及第一手資料深度地闡述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集團所帶給人類的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

這本書雖然是在討論嚴肅的話題,但是很有可讀性,因為都是作者的親身經歷。比如曾在中國大陸執業14年的加拿大人權律師克萊夫.安世立,1999年至2003年期間,在中國第一手觀察到江澤民集團鋪天蓋地誹謗法輪功的宣傳運動。他在中國律師事務所的同事,都引述過「《人民日報》唯一真實的就是日期」這則笑話,對中共造假有著深刻的認識。但是,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就異乎尋常地相信共產黨的宣傳。安世立說他見證了納粹德國宣傳部長戈培爾的「大謊言」理論:撒謊的次數夠多、夠大,人民就會相信。古羅馬迫害基督徒說污蔑基督徒殺孩子喝孩子血。安世立說,在中共誹謗法輪功的宣傳他也聽到了類似的吃掉自己孩子的荒誕無稽的謊言。對於這位西方人來說,親自經歷了這種可悲的歷史重複自是別有一番感慨。

安世立觸及到了一個最根本的問題,要理解為甚麼會發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樣的罪惡,就必須瞭解中共是如何用謊言來妖魔化法輪功,並在民眾中製造仇恨的。如同納粹屠殺猶太人一樣,當法輪功學員被非人化之後,屠殺他們的人就不再有任何道德的約束。江澤民要從肉體上消滅法輪功,器官移植又帶來巨大的暴利,二者一結合,活摘器官又怎麼可能避免呢?

原中國政法大學教師、人權律師滕彪,在文章中說,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常人難以想像的。因為酷刑的細節太恐怖、太超越人類底線以致常常被認為是不真實的。中國問題專家夏一陽在文章中指出了貫穿這場政治運動的核心就是——洗腦轉化。這恰恰是與中共歷次政治運動都不一樣的地方,也是更加邪惡的地方。利用轉化率作為政績考核,把工作單位、上級領導、街道、家庭、公檢法司等社會各個環節全部調動起來,舉傾國之力,參與迫害。

《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一書中,作者們從不同角度來說明這場迫害發生的深層原因,能夠幫助讀者全方位瞭解這場迫害的由來、規模與嚴酷程度,以及活摘器官的真實存在和其邪惡之最。我在閱讀過程中,對於本書作者們反覆提到的一個現象——就是外界對這場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所保持的「沉默」——印象深刻。

台大新聞系研究所資深教授張錦華談及台灣《中國時報》被親中共人士收購之後,「依照上面的指示」報導,服務於中共政治,自我管制,對法輪功話題保持沉默。

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是最早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進行獨立調查的人士之一。他在收集到各種證據之後不得不相信活摘是真實存在的。但是,麥塔斯感慨,面對這前所未有的邪惡,世界各地的中國研究部門對於法輪功遭到迫害一事卻保持「石破天驚般的沉默」,因為他們一旦觸及法輪功問題,就會被中共禁發去中國的簽證。

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講述了她在聯合國的遭遇。面對全球150萬民眾要求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器官的指控時,聯合國兩位代表只是面色凝重地聽著、記錄著,保持「沉默」。朱婉琪說,「聯合國官員的沉默」反映了多年來對中共違反國際人權的處理態度。

西班牙人權律師卡洛斯.伊格列習雅斯曾代表法輪功在西班牙法庭控制江澤民、薄熙來、羅干、賈慶林、吳官正等中共官員的群體滅絕罪。他清楚地看到了世界的「沉默」是如何慫恿中共持續製造了這場前所未有的人權災難。他大聲疾呼,「打破沉默就能拯救人命」,「沉默是殘害人群與酷刑罪犯的同夥」。

這是一本很及時的書,這裡就不一一列舉各位作者第一手觀察得來的感受和入木三分的精闢分析。建議讀者都來讀讀這本書,瞭解迫害法輪功背後被掩蓋的真相,一起來撕破這「震耳欲聾的沉默」。

新聞連結:大紀元時報